關於 City Amnesia 與 CITYMORPH

CITYMORPH這個詞是攝影展最原始的想法,我最常做的事就是拿著相機在城市裡亂跑,每一幅照片都是紀錄下城市的某一地、某一刻,每一秒都不盡相同,不論是光線、環境、人或是紀錄時的心情和態度,都刻意或不經意地被加載在照片中,我將這種變化起名為CITYMORPH,把關於城市的攝影以這個系列開始發展。

City Amnesia 城市失憶症 / hiroshiken 個人城市紀錄攝影首展

夏天,一個星期日的晚上,我背著相機到了左營,那是自助新村,也叫彩虹眷村,也叫眷村裡迷路,我在左營當海軍的日子就常耳聞這個地方,但多只是在這附近經過,或是急著想放假回家,直到這天才真正踏上這個地方,因為自助新村即將被拆除。走進這個聚落時的感覺其實對我非常陌生,我並不生長在類似的環境,眼前的景象充滿了濃濃的時代痕跡,一面牆可能都遠超過我的年紀。在微亮的路燈下,先讓自己陷入這一大片寂靜的空洞後,我開始了今天的攝影。

在認識了那位愛用底片攝影的朋友後,好像才又重新審視了自己最近拍的東西,把拍照的步調放慢,把觀景窗的影像多停留幾秒,然後再按下快門,其實簡單的幾個動作,就真的可以讓眼前的景象起不少變化。

深夜的快門放的極慢,三五分鐘的一張照片結果為何讓人緊張,一旁的蚊蟲亂飛讓我像隻猴子般地跳來跳去,這段時間看著Facebook、訊息以及不停注視著手機的碼表,180秒居然會顯得如此漫長。這就是拍夜間風景的問題,往往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後,又發現這不是你預期的結果、於是又是一個180秒或是210秒,一整晚只會得到少少幾張照片。

City Amnesia 城市失憶症 / FLYER Design

我得到了酷卡正面所用的這張照片,一張餐桌,與四張空椅子,看起來極為簡單的畫面,但可以說是這個主題的開端。

又一個深夜,我到了外婆老家附近,那是九如與鼓山路附近的台泥廠房附近,我對這個地方的記憶在陪媽媽回來看外婆的那些日子,有著鐵皮搭建的小房子、巨大的水泥塔和一棟紅磚樓,以及一條在房屋後方的水溝,房舍裡養的狗兒不斷對我吠叫,我只能平心靜氣的保持最小的動作捕捉著。這些照片一直沒有公開,原本只是想當做記憶保存或是未來有機會再使用,卻沒想到在幾經曲折後,成為了這次展覽的主題。

習慣單字思考的我一直想不出個好的名字,所以最後仍和平常一樣,把英文標題的 City Amnesia 先寫了下來,然後逆推回了城市失憶症這個中文名稱。有些事情我們會忘記,被動地、強迫地遺忘,我們想忘記悲傷的事,把記憶埋在深處,最好能用厚厚的瓦礫掩蓋起來最好。但我們不是真的忘記了,只是選擇不再去想他,這些城市的角落都在你我的眼前,但每次經過時總忽略了,因為他們並不那麼重要,直到失去了、掩蓋了、拆除了,我們才會驚覺,這裡原來有過那些很美好的小回憶,也許不是共有的,但那是一個個身為家的回憶。

我入伍時在左營服役因而認識了自助新村、我的家就在中正體育場的舊聚落附近、我的外婆老家在鼓山台泥廠附近、火車站長明街是我會常去電子產品店尋寶的地方,還有很多很多,這些是我記憶中的城市角落、也是這些記憶即將消失的地方,我想把這些記憶留下,我無法參與也當不了曾住在這裡的人,我只勉強紀錄了這裡即將消失前的某些時刻,把那些活動的痕跡給留在一張張影像上。

City Amnesia 城市失憶症 / FLYER Design

酷卡的背面是果貿社區和崇實新村,他們也是左營的一個角落,一個幾乎與時空隔絕的集合住宅、還有就在與自助新村一線之隔的房子,這是這個主題展出前的最後幾張照片,但我想這個主題還會繼續下去。

如果你的城市也有這樣一個角落,不論對你是不是重要的,希望你不要忘了他們。

City Amnesia 城市失憶症 城市紀錄攝影展

  • 日期:2012.12.5 – 2013.1.3
  • 地點:蒙太奇咖啡 MONTAGE |高雄市新興區文橫二路121巷28號
  • 時間:每日14:00 – 22:30|每週二店休
  • 入場:可免費參觀

參加 City Amnesia 城市失憶症 | Facebook 活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