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同志遊行|Day2 粉紅色山丘 / Pink Hills

我想離開,但卻不知為何仍在為自己找個適當的時機,我決定就簡單的解決這件事,於是我拿出了錢包準備拿出小鈔,但卻沒有意識到他們突然在我身旁形成了一道人牆。

我的錢包仍在手上,但我的紙幣已四散在他們的手裡、口袋裡、褲檔裡,而他們已經轉身離開。

充滿陽光的啟程 / Started With Sunshine

Breakfast

我的早餐就是長這樣,一個大大的牛角麵包、一個芒果蘋果優格,捱有一個有維他命D的聰明鮮奶,還有沒入鏡的香蕉,和可愛的桌墊。早餐就在 Ajay 說的沿著路往上走兩個 block 左右,是個華人開的小雜貨店,水果新鮮又便宜。

我有沒有說過舊金山其實有點涼?其實正確來說是特定時間點會冷到爆炸,人家說這裡氣候宜人其實是指攝氏 18 度左右的意思,你也知道我們下港人所謂的氣候宜人是室內規定溫度 26 再往下個 3 度左右這樣,一早我真的是被冷醒的,還好我有帶薄外套還有買條長牛仔褲啊,不然我的短褲真的要收進行李箱了。

My guesthouse

 

Ajay 睡的很晚,我先起床洗澡了。趁著他睡覺的時候,我先把房裡給拍了一遍,公寓雖然很小,可是經過 Ajay 老師的巧手打造後,顯得略顯擁擠卻充滿了藝術氣息(他是教藝術的沒錯),搭配斜射進來的陽光,老子怎麼拍都美的花枝亂顫。

Flowers

Seat

飯廳也是擁有超級陽光,再往後走是一個小陽台,這裡有 Ajay 親手種的各種活植物啊!不像我就像馬英九的魔力般什麼植物被我摸過就會立刻死亡那樣,從這裡往外看的風景也不賴!Ajay 還在陽台放了張椅子,天啊我也好想坐在這裡耗掉一整天。

當然是不允許這麼做的。

於是我出門囉。


自然地做作之城 / Naturally Commercialized City

這次沒有要去什麼特別的地方,真的純粹只是要去逛個街,因為重點是下午的大活動啊。

Hippy Girl

路上的行人已經穿的花枝招展的(最近好常寫到花枝),走遠一點,我又回到了市場大街,這去上回來走了好幾趟的路,不過這裡還是和上次一樣,旁邊的街道又在施工了,而我今天其實是想要把我的旅行支票給花掉的。先到了上回吃到美味漢堡的 macy’s 閒晃了一番,但不得不說為何紐約的比這裡好逛呢(搔頭),逛了好幾個品牌不是尺寸不合就是貴到吐,雖然還是可用 15% OFF 的優惠但仍然在裡面感到茫然,在米國當個亞洲人好慘啊。

Cable Car

Chic

旁邊又是上回有搭到的叮叮纜車(對了他在大英雄天團被砸了),後面是一台雙截公車但車體上映著正體中文的麥當勞廣告(WHAT),中漍城在這裡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這樣。我的午餐就決定吃我最愛的披薩(到底多愛吃),為了慶祝美國各地都有披薩所以午餐就是道地美式臘腸披薩(天祐臘腸啊啊),而且披薩好便宜來著比起在餐廳吃飯好多了又不用付小費我的天,而且披薩店廁所裡還有美麗的公共藝術,是個可以讓窮小子好好活下去又承載夢想的好地方。

HAPPY PRIDE / Urban Outfitters

PRIDE / Westfield

PRIDE / NORDSTROM

路上的商店都熱鬧極了,一邊的 URBAN OUTFITTERS 假掰潮店的櫥窗就是彩虹色氣球排成的 HAPPY PRIDE 、WESTFIELD 裡面掛上了 LOVE IS LOVE 的巨型海報、BLOOMINGDALES 的手扶梯也掛上了六色彩虹、還有一踏進 WESTFIELD 的正門時,頭上就有六色的 PRIDE! 大字在迎接你、NORDSTROM 把每一層的玻璃圍幕都改成彩虹色。

這座城市既做作又歡樂,當然這些都是商業手段,但你知道這個城市是願意透過商業手段去擁抱一個理念的。


人生走馬燈 / Flashback of Life

心情好極了。

正在 Westfield 外思考要再去哪裡的時候,一位先生和我說了話。

我抬頭看了他,他個子很高,是位黑皮膚戴著紅色球帽的男子。

「你好,你說英文嗎?」

「是這樣的,我們是一個在地發跡的樂團,我們有在 Kickstarter 上募資我們的第一張錄音室專輯,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上我們的 Facebook 和 Twitter 。旁邊那位是經紀人,其他這些就是我們的成員。」

我知道我不該聽他说這麼多話,應該早早離開,但事情已經起了頭,我想起了在越南機場的經驗,只想趕快解決。

「你來自台灣啊,如果你願意簡單地支持我們的話,我們會很開心的。」

我想離開,但卻不知為何仍在為自己找個適當的時機,我決定就簡單的解決這件事,於是我拿出了錢包準備拿出小鈔,但卻沒有意識到他們突然在我身旁形成了一道人牆。

我的錢包仍在手上,但我的紙幣已四散在他們的手裡、口袋裡、褲檔裡,而他們已經轉身離開。


離開我的人生 / Get Away From My Life

我從一片空白中恢復過來,而且我也知道沒有任何人可以幫助我。

「嘿,你。把我的錢還我。」我對著那名仍在路上找著其他亞洲面孔的男子說著。

男:「什麼錢?我認識你嗎?什麼錢?」

「你們從我錢包裡拿走的 180 元美金,就在剛剛,在這裡。」

男:「你在胡說些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

「我記的很清楚,你拿了 100 元,旁邊的男子拿了 40 元,其他人拿了剩下的。」

男:「你在說什麼,誰拿了你的錢了。嘿,你有拿他的錢嗎?沒有嗎,我身上有錢嗎?你能證明嗎?」他對著另一名男子吆喝完,對我愛理不理地,又轉身向另外一名華裔女子準備開始他的話術。

「嗨,小姐,不好意思,請千萬不要聽這名男子所講的一切,他和他的同伴剛剛才在這裡拿走了我身上幾乎所有的現金。他會對你說很多的謊。」那名女子了解了我的話,拉著她的友人快步的離開。

男子看著她離開,轉頭瞪著我,把我用力地撞向旁邊的電話亭。

男:「你信不信我就在這裡往你臉上揍幾拳?你他媽的給我滾遠一點。」

我知道,沒有人可以幫我,除了我自己。

「你信不信我不怕你在這裡打我?那我可成了在舊金山被盜賊毆打的觀光客,你以為我不會打 911 嗎?」

男:「滾遠一點。」他轉身想離開。

我快步走到他面前。

「我知道你拿了我多少,現在我寧願只要你拿回 100 元,其他的歸你們。」

男:「誰拿了你那麼多錢,滾遠一點。」

「我可以在這裡跟你耗一整天。」

男:「滾開!」

「除非你今天只想騙到我的錢,不然你什麼也別想做了。現在,把我的 100 元拿回來。我就離開你的人生,你賺了 80 元,夠了吧。」

男:「你..」

「你以為我不知道警察局在哪嗎?還是你要我現在去報案?我上次來就去過警察局了。」

男子又衝了過來,整個臉都貼在我眼前。

他從口袋裡拿出了 5 張 20 元。

「現在,滾開。」

Criminal


修理 / Fixing

地球另一端可以說話的人全都睡了。

努力找回自己碎的一地的一天後,又重新開始了。

我去找了姊姊說想買給老爸的外套,但並不在百貨公司裡面,而是必須到路邊的五金行,那件外套是 Interstellar 裡頭,馬修麥康納穿著的黃色外套,也是後來長大了的莫菲穿著的那件,這外套的品牌叫做 Carhartt ,這其實是個專門為工業工作所製造,高強度高舒適的工作服,也因為在電影裡的曝光而在台灣打開知名度。但在美國要買他,就是走到五金行裡找。五金行裡的大叔很熱情,還對著我比了比,說這外套我穿也太大了吧,我說要買給老爸後,他不知為何看起來很開心。

最後,我又回到了 Westfield ,而剛剛我還站在那裡的角落現在已經有幾位警察在站崗,幾十分鐘前發生的事就像是泡沫般的消失無蹤。我走進了 Westfield ,買了我今天來回考慮好幾次的 Superdry 大背包,我想,要補回心情就讓這件事開始吧,而且那包說真的比在台灣買便宜太多了。

Interact

最後在 Westfield 的三樓看著賣場裡的新實驗,他們拼了好幾個大電視牆,用了 Microsoft 的 Kinect 技術,站在電視前動動身,就可以和電視裡的景象互動,但是是非常抽象的元素和色彩,是個兼具美感與技術的互動裝置啊。

好吧其實也不用多說些什麼,重點是接下來的半天。


粉紅色星期六 / Pink Saturday

當我放完今天的戰利品,再度回到 Castro 的時候,派對似乎已經開始了。

PINK PARTY / Group

整條 Market Street 已封閉了大半,比昨天的範圍還大,從小坡上往下望 Castro Street 已是沒有盡頭的人龍,而這,就是今天的重頭戲 Pink Saturday !

PINK PARTY / Pink Daddy

其實就像是個巨型派對一般,Pink Satuday 都在舊金山同志大遊行的前一天,在 Castro Street 上舉辦,當你要入場的時候,就必須「捐款」,沒錯,他們並不稱之為入場費,而把入場金額稱之為捐款,捐款金額除了供應派對的各大活動之外,最重要的是就會回饋的 LGBT 社區的各項資源之中。但要舉辦這樣的派對其實相當不簡單,除了規模盛大之外,曾在 6 年前的派對舉辦時間點發生一名 19 歲少年遭到槍擊的事件,後來被視為非仇恨犯罪,但也讓大家對 Pink Saturday 的安全疑慮漸漸升高,甚至有謠傳可能將考慮停辦。

PINK PARTY / Pink Lover

但說實在的,如果你要在這麼快樂的場合裡傷害別人,那才是真正的仇恨。

PINK PARTY / Orange Ladies

Unicorn

PINK PARTY / Balcony Boys

Pink Saturday 正如其名,主色就是豔麗到不行的粉紅色、桃紅色、螢光粉紅、糖果色,這一天也是大家打扮的爭奇鬥豔,可以快樂呈現自己想做的那一面的一天。從 Castro 大街口往內走,由於兩旁就是同志社區,所以建築、店家內外都滿滿的是表演慾旺盛的同志們以及鮮男神與鮮女神,當然還有更多純粹只是喜愛這樣歡樂氣息而蜂擁而入的觀光客。

PINK PARTY / Rainbow Legs


對我微笑的你們 / Those Who Smiled At Me

今天的街道是大家的,以 Castro 為中心,向外封了好幾個街區,每個街區都各自有不同的舞台在進行活動(我想應該是由不同的店家主辦),大家就是每個舞台間跑來跑去轉來轉去,跟著音樂開心的搖擺。

PINK PARTY / Couple

我抓緊機會好好地偷拍街上人們的打扮,說真的台灣真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啊哈哈哈。尤其是當各種年齡層各種類型的男孩、男人、老先生穿上各種粉紅色的衣服時的那一大對比就很吸睛!新加坡的粉紅點活動應該就像這樣吧;另外就是大量的情侶出沒!很多人會故意穿的一樣或是搭成一組參加,很過份啊放閃個屁啊啊你們,再者,因為舊金山其實有個重點是嬉皮區,就有很多彩虹染布的穿著出現,都是為了嬉皮文化的再興啊啊!

PINK PARTY / Yeahhhhhh

PINK PARTY / Pretty Girls

整條街的氣氛嗨極了,喔對了我說的嗨的部份,我想對美國文化及加州法律略知一二的人你們心裡有數,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後已經有女孩喝到吐的滿地都是了啊你砍刊(手背打手心),然後我就趁著大家都很開心的時候拍了很多路人,一開始很害羞,到最後想說,算了,老子在這裡沒人認識有什麼好害羞的,就一個個去問了人家給不給拍。

PINK PARTY / Angel Boy

PINK PARTY / Boys

美國人就是超樂意給拍的啊你砍刊。

PINK PARTY / Unicorn

我很少拍人,大多都是拍朋友,或是不那麼快樂的街頭運動,但在這條街道上,我發現看著這麼多快樂的人們,拍的每一張照片,都可以成為一件件讓人開心的回憶。

很瘋的蕭查某(正面稱讚意味)說要跟我合照,她真的很瘋我的天啊哈哈哈。

PINK PARTY / Dance

有的人問起我從哪裡來,我都說,我來自台灣。


粉紅色山丘 / Pink Hills

當天色漸漸暗下,人潮漸減,畢竟跳了一天的舞大家都很累啊哈哈。

PINK PARTY / Queen

PINK PARTY / Pink Gentlemen

變裝皇后仍在舞台上賣力的舞動,情侶們成雙成對的在街上或是漫步或是駐足,我就坐在一旁偷偷的拍下。

PINK PARTY / Pink Lover

發現到我在拍照的人,也都願意對著我的鏡頭微笑。

PINK PARTY / Xoxo

PINK PARTY / Ladies

PINK PARTY / Boy

PINK PARTY / Husky

PINK PARTY / KItty

PINK PARTY / Again

而昨天見到的管樂團今天也來了!在所有舞台活動都結束後,他們仍在大街上賣力的表演,一連好幾首經典的老歌、還有充滿動力的新歌,都讓一旁的民眾開心極了!大家一起在街道上大聲唱著、跳著!

PINK PARTY / Happy Day

PINK PARTY / Friends

當大家都停下腳步,看著西邊的天空照映出了粉紅色的光芒,來自山下的強風用力的吹起彩虹旗,多希望每一天都能像今天一樣。

PINK PARTY / Rainbow Flag and the Burning Clouds

山上有人用粉紅色的布圍出了巨大的三角形,今天,我們都是粉紅色山丘下的子民,我們慶祝,我們狂舞,我們渡過快樂的一天。

PINK PARTY / GIrl

PINK PARTY / Girls

PINK PARTY / Kiss

點我看所有 Pink Saturday 的照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