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Day2前篇 滿足的日光之時 / Satisfied Day Moments

這是我第一次在日本的飯店裡吃飯店的早餐。

雖然只是一個透過打電話送上來的三明治和優格餐盒,但我今天已經很滿足了(雖然我還是用熱水泡了麵包玉米杯湯),這家旅館為什麼空間這麼大還可以這麼划算還含早餐地點又這麼好,我想大概跟昨天發現窗簾是壞的有關吧(喂)。


滿足的楓樹 / Satisfied Maple Tree

背上行囊,邁開腳步,這是第一個正式出遊的日子啊,洗了很爽的熱水澡後我整個元氣滿滿,外面的陽光美好極了,這種北緯城市空氣又乾淨整個街道的明亮對比都幾乎是一個不用加濾鏡就覺得是不是曲線拉太強的狀態這樣,太陽在一個很斜很斜的角度,所有會反光的物件都變的閃亮亮的,像是那個公園旁的圍牆、腳踏車、被噴了怪漆的大樓、還有原宿的銀杏樹。

跳一下。

好像跳太慢了吼,總而言之我已經到了原宿了,昨晚第一次見到了夜間的銀杏樹,今天就看到街道上藍天下的金黃色聖誕銀杏樹了啊啊,唔喔喔我就像個神經病一樣地站在路旁咖擦咖擦,旁邊經過的學生妹應該對這種會對著黃色樹木瘋狂拍照的神經病習以為常了但這真的是我第一次看到嘛,抱著滿懷期待的心情,我向著樹林裡的大道繼續前進。

沒有預期會看到楓葉,卻居然就在明治神宮的大道裡給我遇上了,雖然只有少少幾株,但看到一顆樹變成火紅色真的也是從來沒看過啊,不知道到底哪來的鄉下俗這樣。經過大酒桶、來到神宮正殿、買了平安符、走出神宮。

幹。

幹。

幹。

我發現我走錯地方惹。


滿足的銀杏樹 / Satisfied Ginkgo Tree

完全不是完全不是完全不是完全不是我那個經過好幾次還走過好幾次的明治神宮。

我要去的地方叫做明治神宮。外。苑。

幹。

我一邊狂奔出明治神宮一邊又忍不住拍了路上的銀杏樹,邊拍又邊看了Blog 上的介紹,才知道原來我要去的地方在什麼鬼外苑前跟青山一丁目中間這樣,查了最近的一條路是我要走到代代木然後搭車過去這樣,我在冷冷天氣卻走到滿身大汗的人生到底是為了什麼,邊這麼說邊拍了路上的銀杏邊看著合照的情侶咒罵著,邊在販賣機買著寶礦力水得邊咒罵著,邊走在代代木的街道邊看著那一直在你的名字裡出現的 DOCOMO 大樓邊咒罵著。

Yoyogi / 代代木

Yoyogi / 代代木

Yoyogi / 代代木

幹。

看著眼前的景色,我更懷疑起自己今天到底在幹什麼。

我想在這黃金大道上拍結婚照的待婚夫妻應該也是這麼問著自己

「親愛的,我們是來拍在金黃銀杏樹中結婚的嗎?」
「親愛的,我想我們的婚姻會不會就像灑落的銀杏一樣。」

Gingko / 銀杏

整排上百棵銀杏樹就是剩下大概四棵還有葉子這樣,夾娃娃機中獎率都比這個比例大吧。

崩潰的我決定吃 Shake Shack ,居然在日本有分店了啊豪開心。

Shake Shack

Shake Shack

Shake Shack Toilet Instruction

這是一個讓我在紐約吃了上癮的美味漢堡,但上次在紐約沒有拍照,這次很認真地選了個戶外陽光充足的地方擺盤拍照,拍起來真的是太美了,然後薯條也在寒風中急速冷凍了,大家可以好好思考相機先吃這件事到底會帶來多大的悲慘人生,喔對了大家可以看看那個有一張免治馬桶的使用說明書,我覺得應該算今天為止最精彩的一部份。

由於冷凍薯條的熱量撫慰了身心靈,我把最後的銀杏給拍了拍,然後往下個地方去。


滿足的安藤忠雄 / Satisfied Arts

由於我的所在地和我下一個目的地的距離,搭車遠遠比走路的時間多出了一倍,所以我選擇走路,但這段路,會經過非常大片的「靈園」,聰明人如你我都知道這是什麼,在入口處先致上敬意,就往裡頭去了。

Cemetery / 靈園

井然有序的一座座房子,各自有著不同的特色,這點和美國的一致化不太一樣,也和大多數的國家的墓園一樣,這裡一盞路燈也沒有,所以常常發生在靈異事件中「抄小路回家」的情節,自然而然就是個很好的舞台(就像我現在一樣),陽光下感覺不出特別的氣氛,倒是有陣陣的微風吹動旁邊被照亮的芒草和銀杏樹,而這段路,也很快就結束了,進入了一個完全不同,但熟悉的世界。

隔了四年,我又回到了這個地方「國立新美術館」,上次跟在草帽男的後面,這次是自己走啊可惡。

今天就不只是來走建築的,今天要來當個文青,即使很多人一直以為我是但其實我根本就是個隨波逐主流的偽少年,最重要的,今天是為了超級雙展而來。

「安藤忠雄的挑戰」 + 「新海誠展」

The National Art Center Tokyo / 國立新美術館

聽到這兩個名字一起出現是不是就是會在電腦前大叫幹你ㄇ的我要去這樣,那大概就是我在幾個月前看到這兩個展居然一起辦在同一個地方的感覺,而且我到達日本的時間大概就是只剩下 5 天的展期。

所以人他ㄇ的多到爆炸。

尤其是那個安藤忠雄的挑戰,進場是沒有等很久,因為所有要等的都在展場裡,你在展場裡不等上個 30 分鐘你根本無法靠近任何一面牆看看牆上的簡介寫些什麼,你不想等的話沒關係,你可以用距離牆面 3 公尺的方式閱讀這個展區;進到了大展廳之後更是一絕,所有的立體展品外面全都是一層層的人類,就像護家盟牽手建起的結界再加三層這樣,你要一層一層撥開他們的心。

但我的耐心完全沒辦法被撥那樣,我沒有那麼多時間看展啊我等下還有新海誠啊啊啊。

外面的光之教堂真實重現模型更是一個我的天啊為什麼這麼多人我的幽閉瞎妹人群恐懼一瞬間發作這樣,這個空間是一個過濾器。靠著牆慢慢等著前方人潮散去,才按下快門的那位應該是日本人;衝到十字正前方連拍好幾十張的那位,應該不是日本人。


滿足的新海誠 / Satisfied Shinkai Makoto

走出安藤忠雄的展場,有一種終於見到了大師的感覺(雖然他似乎近幾年都在中國發展),想說好哇來紀念品區買幾個明信片好了,準備要結帳想說去隊伍排隊,但隊伍排到了門外去,我好奇地去找隊伍尾端,發現大概可以排到北海道。

The National Art Center Tokyo / 國立新美術館

我們來介紹一下新海誠展(把明信片放回去)。

The National Art Center Tokyo / 國立新美術館

那個啊說實在地我真的和新海誠葛格不是很熟,我聽過他之前幾部作品「星之聲」、「雲之彼端.約定的地方」、「秒速五公分」之類的,就是好像很受歡迎也得了很多獎這樣;然後在「你的名字」之後,才知道還有「追逐繁星的孩子」、「言葉之庭」之類的。

說起來我根本不是個鐵粉啊到底來看什麼,沒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來看什麼,純粹是我覺得這個人實在是太特別,大家的動畫作品都是在幻想一個不存在的世界,攻殼機動隊則是會大量存取一個城市的碎片拼湊出一個新世界,但新海誠的作品大多都是在還原一個世界一角,再少少加進自己的元素,而他的元素非常的淺卻改變了一切,就是他的「色彩」。

據說是受建築師父親的影響,他對於建築的還原度和攝影方式都非常地要求到一種變態的極致(是慣老闆嗎?),所以這次「你的名字」舞台在東京,好幾個東京的場景都會讓人驚呼幹那幕真的不是照片嗎。還有一個虛擬地點糸守和巨大隕石坑等。似乎也是個飛行控,但他做出來的飛行器一點都不符合力學之類的;他對於光影的還原也是一點都不馬虎,而在類真實的光影下,他喜歡加入大量濃郁的紫紅色和水藍色彩光暈,基本上就是動畫界的 JJ Abrams 。

啊後面呢。

對於人設什麼的我一點都不在意不好意思喔掰。

接後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