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Day5 叢林迷航 / Trek In The Jungle

這三個月世界不再照原本的方向轉動,東京慢慢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邊。

該來撥亂反正了。


叢林裡的避難所 / Shelter In The Jungle

2017-12-16 11.05.41

2017-12-16 11.18.57

2017-12-16 11.20.12

這一天東京又用著無盡的藍天來硬接這城市的每個人,還有某位在旅館睡到有點重心不穩的宿醉男子我本人,旅館的自然照明非常的充足,讓我這種只要出現陽光就會醒過來的人就是自然的鬧鐘,奇幻而美好,於是我上網搜尋「解酒」。

宿醉的男子不帶相機出門惹,透清早的新宿還是人來人往地讓人覺得自己像個喪屍,每棟大樓的玻璃窗都閃閃發亮,會讓人很想問台灣的玻璃大樓到底都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股東把清洗玻璃窗的預算都省下來給自己當年終獎金了。

「新宿御苑」

這個位在新宿,以新宿為名的巨大公園我還真的是第一次來,畢竟我不太是一個會對人工自然美景著迷的可悲份子,但這樣的風景和票價似乎相當適合我在網路搜尋的結果:「解酒需要清新的空氣和環境」。

新宿御苑原是江戶時代信州的高遠藩藩主內藤家宅邸所在地的一部分,在明治時代改設為農事試驗場(農業相關調查研究機構)。之後成為日本皇室的所有地,於1906年修建為皇室庭園,並在二戰結束後開放給一般民眾參觀。

在佔地58萬3千平方公尺的腹地內,精巧設計了日式庭園、法式幾何庭園及英式風景庭園。
這裡以春櫻及秋楓美景聞名,可說是東京都內的綠洲,為民眾閒暇遊憩的場所。

(禁止攜帶酒類入內,禁止使用遊樂器材,禁止飲酒。)

我相信你和我一樣都有看到最後一句,不要緊,我們人生的旅程還是要繼續下去,進入公園,就可見到大片黃澄澄的草園,而且這大草園真的有夠大,圍繞著超級大草園的,則是滿滿的叢林,說是叢林有點過頭,但這裡的樹木有著各式各樣不同的品種,有高有低,綠色、金黃色、紅色的自然植物在眼前,好的我差不多詞窮囉。

慢慢散步著,有人專程進來慢跑,還有很多進來約會的情侶,還有沒想過會在這裡出現的學生,台灣的學生不是都在夾娃娃機店嗎,還有我這種觀光客,但其實這裡的銀杏和楓葉已經過了季節,也是這裡顯得清幽的原因吧。

在御苑裡有個完全不搭嘎的玻璃屋,這是一個熱帶溫室花園,對於高緯度的日本來說,溫室裡的溫度大概是 27 度左右的極暖氣候,還有非常高的濕度,根本不是個人類可以存活的環境,但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剛走出台北車站的感覺。有著非常多的闊葉植物還有蕨類植物,真是難得一見啊(才怪)。

如果你想要逃離這個紛擾的城市一陣子,我想這裡會是個很棒的避難所。


跳一下 / Jump

你知道以前有些綜藝節目在轉場的時候會叫每位成員跳躍,然後成員們就會一二三地向上跳約 30 公分後快剪到另一個從 30 公分高落地的新場景,俗成跳一下,為了讓各位新時代的朋友了解一下等下會使用到的這個技法,特地補充說明一下。

跳一下。

我覺得在東京就是會陷入一個制式的輪迴,總是有些地方一定會在行程裡,就像是上野,還有上野隔壁的淺草,不管是自己一個人走,還是和另一個人一休尼,這兩個地點都要在計畫中,當然其中一點很重要的就是我要去上野買很便宜的游泳道具為夏天做準備,另一個則是要去淺草看看今年的運勢怎麼樣。

上野真的是一點都沒有變,每一年來都長的差不多,但這裡的出入口就像是造訪蓮池潭龍虎塔的外國人一樣永遠搞不懂到底要從哪個出入口進出,以超高效率完成泳具採買行程的我還是不小心的迷了路,真的是年紀一長方向感也差了嗎。

振作起精神的我只好跳一下,然後就出現在雷門前面,這次我很乖地不打算走中間那個滿滿觀光客的道路,而是從旁邊的小徑長驅直入地殺到底,都來了日本一百次還是沒有學會到底要怎麼洗手參拜求籤,每次都是在門口瘋狂的古哥,這就是為什麼寫工具文的部落客會有超高流量的原因吧(才不是)。

籤詩似乎是要預告我會有一個雨過天晴的未來即將降臨,說真的都已經過了半年,前三個月真的是撥雲見日,後面三個月大概是日全蝕這樣;其實我們都知道,淺草是個沒有辦法認真拍照的地方,不管怎麼拍都會有無數的遊客擋在你的面前,建築再美總要把離地面兩公尺內的人類全部裁掉。

於是我們跳一下。


隊伍的盡頭 / End Of The Line

真的是老套行程。

對啦我就是喜歡到銀座晃晃怎麼樣,大家不是都說來東京週末不來走步行者天堂不就等於沒有來嗎?(消息來源不明),銀座就是用一種超霸氣的街道讓你看見,大城市就是可以給你無車啦,兩邊的商店沒在抱怨沒有停車格的因為行人根本多到滿出來比路上的車還多一百倍,反觀台灣的政客或成最大贏家。

距離上次來銀座也隔了一些時間,一些大型商場又改變銀座的風貌,像是某棟密集恐懼症發作又有空間錯視的珍珠白色大樓會讓你不斷揉眼睛,以及以超大單一建築體佔據銀座的 GINZA SIX 霸氣不止外漏是整個像太陽閃燄噴發一樣地怕你沒看到門口的 DIOR 和 CELINE 有多大間一樣,滿滿四層樓,但這建築本身真的長得非常低調,但走進去卻又是滿滿的貴婦金色元素,真的是和銀座的假掰氣息完全吻合,是上等佳作。

但對於一介旅行窮苦人家來說,我走進去還真的不知道要逛些什麼,便默默地、默默地、默默地一路默默地走到了有樂町,我才發現,原來和我一樣的窮苦人家其實也是不少的,看看這裡在搶著買彩卷的日本人們,啊,我想人生也就是這麼一回事吧,跟著前面的人一起走到了盡頭,以為自己獲得了一些什麼,其實什麼都沒有,才想到:「啊,好像是徒勞無功呢。」


2017-12-16 19.06.45

KITTE

TOKYO STATION

TOKYO STATION

有著閃閃聖誕樹的 GINZA SIX 、有著雪白聖誕節的 KITTE 、穿過了 TOKYO FORUM 、到了怎麼拍白平衡都亂七八糟只能調成黑白照的東京車站。

被叢林大樓環繞著的冷冷冬天裡,重複著在夏天做的事,但聞起來的空氣,就是不太一樣了呢。

這空氣怎麼總是令人流鼻涕。

我想是該跳一下了吧。

「跳一下。」

ANOTHER NIGH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