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Day2 以地獄之名 / In The Name Of Hell

今天的早餐是飯店自助餐喔。
我的流水帳裡面很少會提到食物,為了滿足大眾不知為何非得要看食物這種奇怪的需求,我決定今天就從這一行開始寫。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柒很早就醒了,還有著巨大時差的他雖然已經調整了一會,但在夜間仍會過度地體力充沛,白天也還是很體力充沛,在美國生活到底是有什麼黑魔法可以獲得這樣子的能量呢。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不免俗地,我們出門走了幾圈,先是回到了函館車站前找奇妙的裝置藝術拍照,再來是尋找有沒有能儲值 SUICA 的機器,因為我不想老是花現金買東西啊會拿到好多零錢,但函館車站裡的機器都不能加值,人生好難啊為何呢。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走回了旅館,我們在一樓的自助餐區先吃了一部份的早餐,有些飯糰、麵包、湯之類的,傳了張早餐的照片給楊葛格看,他回覆「嗯,等下一起去吃旁邊的朝市吧。」,真是位相當有禮貌的成年人呢。

普林 / Purine C5H4N4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我們走出旅館三十秒就到了朝市,等等,那其實是理論值,我們必須先經過結為冰塊的白色積雪,所以在互相扶持和協助耳蝸管正常運作的過程大概花了三分鐘,總而言之我們是走進了函館最令人注目的海鮮批發零售大街區。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沿途有很多人和我們叫賣,用著不同的語言試著和我們溝通,但是我們看起來真的應該不會是在朝市買鮪魚、海膽、河豚和大閘蟹的人,而這裡的重點其實是稍微往後走,會有專門料理這些新鮮海產的店家,讓健康前往北海道的旅客們患上痛風的海鮮料理店。我們選了一家在門口養了兩隻大閘蟹的店家,他們倆看著桌上的菜單,當我正對這裡的早餐居然是海鮮大餐而感到痛風時,楊葛格出手了。

Hokkaido with Friends 2018

店家送上了一個卡式瓦斯爐,放上了一個鐵盒後點火,過了一會,她來幫我們打開蓋子,裡頭是含殼總重 10KG 的生蠔,我看著一顆顆的生蠔逐漸消失在我的眼前,喔對了還有一盤很甜的玉米也逐漸消失,我到今天才知道北海道的玉米也是名產,這頓早餐,就在滿滿的普林之中結束。 我看著屋簷上的烏鴉,長相相當的肥,牠嘴上叼著一根蟹腳,不知道烏鴉會不會也會堆積尿酸。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金森紅磚倉庫 / Kanemori Red Brick Warehouse

回到旅館,我們就退房囉,今天有趟很長的旅程要走。 但在出發之前我們到了一個不會生產普林的景點,也就是金森紅磚倉庫。

安政6年(1859年),函館與橫濱、長崎一起作為日本最初國際貿易港而開港。 港口帶動了市街的繁榮,數不勝數的人們與文化從這裡上岸,並源源向內陸傳播。金森紅磚倉庫是在函館開設的首個營業倉庫,透過倉儲業務一直以來見證著函館歷史的點點滴滴。時至今日,金森紅磚倉庫依然很好地保留著昔日海運繁榮時期的面貌,作為函館灣區域的象徵之一,金森紅磚倉庫將一直見證函館的歷史變遷,不斷給訪遊這裡的人們留下難以忘懷的美好回憶。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這裡就像是橫濱的紅磚倉庫或是駁二一樣,但是規模小了一點,部分的倉庫是表演空間,有的是餐飲,有的則是商店街,不過商店街的店家倒是以小型的觀光伴手禮或紀念品店為主,直到我們走到了一個很特別的空間。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其中一間倉庫,有著滿滿的音樂盒,搭配上漂亮的老舊倉庫空間,非常地讓人著(ㄒㄧㄤˇ)迷(ㄏㄨㄚㄑㄧㄢˊ),這裡的告示則說明也有手作音樂盒的體驗,這麼有誠意的空間實在非非常逼人荷包,在音樂叮叮噹噹地完美氛圍下楊葛格就中招了。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看了海上的聖誕樹,我們漫步回到附近的停車場,在附近的小糕餅店買了可愛的小泡芙,往東邊出發。跟著導航逐漸遠離市區,但就在某一刻,我眼前突然陷入了一片黑暗。

Hakotate, Hokkaido / 北海道函館

我睡著了。

八雲噴火湾パノラマパーク

等到我醒來,已經在不知道是什麼地方,正在海邊的公路不斷向前,據說已經錯過我想吃的麥當勞非常非常遠,我們在一個休息站靠邊停準備午餐。由於優秀的正駕駛與副駕駛在早餐時間都吃得非常飽,他們幾乎是不太餓的狀態,於是隨性點了幾道炸物點心,比起我的咖哩飯,炸物三人一致公認非常難吃。這個休息站叫做八雲噴火灣景觀公園,一查居然有很多部落客對這個地方有詳細的介紹啊,但是沒有人介紹難吃炸物的部分,真的是少了幾分文采。

火山之地 / The Land Of Volcano

接下來的時候我大致就是醒著的了,窗外的風景包含的海景和山景,從我們的角度可以看到北海道有著綿延不絕的山麓,也有一座長的非常像富士山的駒ヶ岳,原來北海道的構成,就是一大群的火山相連而成(認真長知識)。

在路上的天氣其實不是很好,一下大雨一下小雨,但今天的正駕駛楊葛格仍以非常精湛的行車技術在超車道快速超越所有的其他駕駛,我想這和他在瑪莉歐賽車所表現出的好勝心有相當明確的關聯,就差車上沒有香蕉皮了。

光是到達第一個地點,就已經開了兩小時半的車,我們抵達了洞爺湖。

Toyako / 洞爺湖

在距今約11萬年前,洞爺湖一帶發生了大規模的火山噴發,形成了洞爺火山口的。這一時期放出的噴出物(洞爺火山碎屑流)的總體積超過150立方公里,噴射至相當廣的範圍並且堆積達數十米。這場大規模噴發降下的火山灰廣泛分布至自北海道到日本東北地區的底層,火山口附近還出現了由火山碎屑流堆積物形成的台地。

湖中央的四個島嶼統稱為中島。這四個島嶼是由約五萬年前的火山噴發而形成的火山穹丘和火碎丘聚集而成。若算上湖底在內的話,洞爺湖附近共確認發現了11個火山體。自兩萬年前開始,洞爺湖南岸多次發生火山噴發,有珠山隨之誕生。

「我們本來要在河口湖住一晚的,就是旁邊那棟。」楊葛格指著湖岸的一間飯店,而洞爺湖可能因為天色較晚,雲層也很厚的關係,已經是有點陰暗的狀態,湖邊的觀光客也不多,倒是有艘觀光船在中島旁跑來跑去的。就在此時我發現了件晴天霹靂的事(好復古的用語),楊葛格為我準備了一雙可以防水防寒的手套,因我自己的手套功力不足所以這兩天隨身戴著,但就在彼時,我發現手套少了一隻,而我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噴火灣休息站那裡。

帶著寒冷和滿肚子的抱歉,我們上車繼續移動(對了我們在洞爺湖大概只停靠 10 分鐘),下一個地點就更驚人了,我們拐進了山裡,在越來越黑的天色及大雨之中前進,路燈沒有亮,我們在一條山壁旁的道路前行,旁邊則有一條湍急的小溪,眼前冒出越來越多發著光的巨大建築,最後我們停在一個彎道旁的停車場。

以地獄之名 / In The Name Of Hell

撐著傘,頂著大雨,喝了幾瓶牛奶,我們走進了登別地獄谷。霎時,上百隻烏鴉突然群起,在我們的上方不斷地打轉,發出悽厲的叫聲,將所有的遊客都給震懾在地,而我們前方的地獄谷,在灰藍色的天空中不斷地冒出蒸氣,我們沿著步道前進,由於大雨和蒸氣的交互作用,整個步道就像滑水道一樣驚險刺激。

Noboribetsu Jigokudani / 登別地獄谷

照明終於亮了起來,地獄谷在黃色的燈光照耀下,冒出的蒸氣更顯得駭人。我們走到了步道的終點,是一個由步道搭建的四方狀平台,中間有一個幾平方公尺大的空間,環繞著一個圓形的水池,水池中不斷冒著泡泡和蒸氣,並有著濃濃的硫磺味,這裡是「鐵泉池」,據說會間歇性地有溫泉湧出。楊葛格問說我們是不是在陽明山,但不管在哪,這個滑水道讓我感覺快要用到旅行意外險了。

Noboribetsu Jigokudani / 登別地獄谷

我們終於到了今天最終極的目標「新千歲空港」。

Doraemon

在候機門用手機當作手舉牌的我們,迎接了終於下飛機的迪倫。是的,這趟北海道之旅,是四人行(轉圈)。

我們到了札幌下蹋的飯店,但楊葛格卻因為停車場塞滿了被帶往另一個遙遠的停車場,全員到齊進了房間,卻又被晚餐要吃什麼所困,不是距離太遠,就是馬上要打烊(北海道住民們醒一醒啊),最後是選擇一間附近的拉麵店,四個人一起咻咻咻地吸著拉麵和啤酒,這是我們四人的第一餐。

Sapporo Factory Shopping Mall

吃完飯後,我們散步到了就在飯店對面的 Sapporo Factory ,是一個結合古蹟和商場的大型購物中心啊,裡頭還有一棵好大的聖誕樹還有都拉下鐵門的商店(北海道的居民啊啊啊)。

Sapporo Factory Shopping Mall

楊葛格沒有洗澡就睡覺了。

第二天在北海道的感想

  • 雪真的好髒
  • 各個景點外國人都滿多的,大多都是中國人
  • 意外險理賠怎麼申請
  • 痛風有在理賠範圍內嗎
  • 手套不見了
  • 北海道的居民到底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