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Day3 小樽運河 / Canal In Otaru

很早就離開了札幌,我們跟著導航的指示一路向南,經過了熱鬧的市區,還有經過一條巨大的河流,河流有一半是結冰的狀態。

Otaru / 小樽

面對他處理他放下他 / Face It, Deal It, and Leave It

不過我們是沒有很認真在看窗外的風景啦,因為我們在研究等下在三井 Outlet 要買什麼東西。是的沒有錯,我們才到北海道第三天就開始了購物行程,這似乎也是來的非常突然,因為我們發現從這天到最後一天都沒有時間可以逛啊,這在日本的文化之旅中是高度不允許的,於是在行程之中加進了這個選項。

但是我沒想到超難買東西,雖然我也是買了件襯衫、帽T、滑雪手套和扭蛋,但其他人大概都是兩手空空離開,唯一填滿的東西就是我們的胃,我們在這裡進行了一個微 Brunch 的動作但其實吃的是油膩的午餐,我想在日本的文化之旅中要面對他 aka. 買不到想要的東西、處理他 aka. 吃飽的人生更重要、放下他 aka. 刷卡的執念也是很合理的。

小樽運河 / Canal In Otaru

Otaru / 小樽

「那就是小樽運河喔!」楊葛格在駕駛座對我們喊著,但我們只看到一坨穿著黑色大衣的人們圍在路邊,看不出來到底在幹嘛。

在市區繞啊繞地,我們終於到達位在小樽車站前的飯店,窗外遠方就是一座有著滑雪場的山,還有繁忙的巴士站,在房間做了伸展操後,我們就趁著天黑前趕緊到運河旁。

Otaru / 小樽

一整排的倉庫緊緊貼著河岸邊,有著非常工整的門戶,看起來是要讓貨物直接從運河裝卸貨的,在倉庫的另一面,則是有著一整排的人類緊緊貼著河岸邊,但這一整排的人類就不是很工整,有的人站著、有的人坐著、有的爬在路燈上,光是要拍出一張沒有人類的照片都像是挑戰用嘴巴接花生 100 次一樣困難。

Otaru / 小樽

更困難的是,突然飄起了雨,是的,不是雪而是雨,但在冰天雪地的運河邊下起雨也沒有讓旅客們知難而退,但我們倒是先撤退了,我們過了運河,沿著倉庫邊前進。

Otaru / 小樽

這些倉庫大多都已經不是原先在運河上的作用了,有座倉庫變成了小樽運河食堂,聽起來就是很多食物的美食倉庫但是走進去後裡面沒有半家餐廳在營業,北海道的人民的生理時鐘究竟是受了什麼影響;有座倉庫成為了酒吧,外頭的看板寫著裡頭有啤酒見學,似乎是可以邊學著釀酒邊喝酒真的是快樂八八八,只是酒鬼一般存在的我們好像沒有在正確的時間造訪,裡面只有幾隻貓咪在喝。

我們很囧,很餓。

落雪 / Snow Drops

Otaru / 小樽

不知道什麼時候,倉庫外的大雨變成了雪花,一片片看起來白白的雪,是個水份很飽和,落在身上像是一灘水球砸破的大雪球,真是浪漫啊,非常適合我們這四位肚子非常餓的異鄉遊子。

在倉庫對面有個相當可愛的出拔小路,是個仿造古老房屋型式所建造的美食商店街,我們當時沒注意到,但這裡其實還有個小小的觀景台可以俯瞰小樽運河啊,但因為就在熱門景點旁,據說這裡的餐飲訂價相對較高,大家似乎也是沒有特別感興趣就跑掉惹。

Otaru / 小樽

走了一會兒,路邊出現了一間巨大的日式料理店,我們確認了一下營業時間應該可行,就一起進去了。

這家店除了海鮮之外,供應最多的東西,就是女高校生了;不知道是不是卒業旅行還是這群高校生剛下課,整間餐廳裡大概有一半的顧客是穿著體育服或水手服的素顏少女,如果對這方面有特別喜好的讀者歡迎前往多多了解,至於男子高校生則是幾乎沒有請多多見諒麻煩本本先收起來。

根據楊葛格指示,本間店好像也沒有需要多介紹的部分。

我們沿著一旁的商店街(結束營業的)快步走著,趕在六花亭關門的最後一刻殺了進去,才一會兒時間,所有的商店全部都關門了,那才晚上六點,哈囉,在台灣的晚上六點我都還沒下班好嗎。

Hokkaido with Friends 2018

我們到了似乎一定要拍張照的 LeTAO 前面,但也逛不了因為已經關門了,這裡只剩下和我們一樣滿臉愁悵、因為照明角度問題而滿臉黑的自拍觀光客們。

我們去了 UNIQLO 也去了 DONKIHOTTE aka. 激安的殿堂唐吉訶德還有藥妝店,但不知為何在觀光區的商店讓人完全找不到要購買的東西,這難不成是心理作用,我唯一看到有一點點想要買的東西是兩截式雨衣(哈囉)。

熱呼呼 / Hottie

我們住的旅館 Hotel Premium Dormy Inn Otaru 最大的賣點,就是有個天然溫泉的室內浴場,但說實話我到現在即使看了網站上的照片我還是完全想不起來我們那天有泡湯,我記得比較清楚的是我們洗了衣服還吃了一碗麵,但我想這就是溫泉能真正讓人放鬆忘卻一切的作用吧。

我真的是很會胡說八道的孩子。

第三天在北海道的感想

  • 好冷
  • 下雨好冷
  • 離開溫泉水面的時候好冷
  • 小樽運河好冷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