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Day5 青池之光 / The Flares Of Shirogane Blue Pond

已經很北了,但我們的路程仍然是一路向北,我們在車程中的麥當勞簡單吃過早餐,車子加滿油,在我們和車的胃都很飽的時候,開始了一段漫長的旅程。 不過我們先在市郊的道路上塞了很久。 窗外的風景是一片美好的藍,不過很快地,這片藍就蓋上了一片白雲,你以為那是片純粹的白,但只是不透光、沒有對比的灰雲。你以為那是緩緩的白雪,卻是一片片用力砸在你臉上的灰色碎冰。看透了一切之後,只感覺到臉上的痛。我絕對沒有在影射什麼的意思。 企鵝大遊行 / The Penguin Parade 在漫長的車(ㄏㄨ More …

北海道|Day4 札幌之夜 / A Night In Sapporo

小樽的大雪 / Snow Storm in Otaru 一早醒來,窗外和昨天有著完全不同的景象,旅館的自動門開啟後,我們迎來了一個可怕的世界,如果你有看過沉默之丘,我想大概就是這個模樣,整個世界是一片雪白,大片的雪花不斷的從各個方向砸向你的臉,你不時會有一種贛他維尼的到底誰拿雪球丟我啊原來是風啊的這種感覺。 但我們只是想吃個早餐,跨過馬路,我們就瞬間到達小樽車站旁的三角朝市,看著身旁的三位帥哥們把普林放在一旁豪無顧忌地吃著生猛海鮮,就讓人不禁覺得,哇嗚不知道林園的漁港有沒有地 More …

北海道|Day3 小樽運河 / Canal In Otaru

很早就離開了札幌,我們跟著導航的指示一路向南,經過了熱鬧的市區,還有經過一條巨大的河流,河流有一半是結冰的狀態。 面對他處理他放下他 / Face It, Deal It, and Leave It 不過我們是沒有很認真在看窗外的風景啦,因為我們在研究等下在三井 Outlet 要買什麼東西。是的沒有錯,我們才到北海道第三天就開始了購物行程,這似乎也是來的非常突然,因為我們發現從這天到最後一天都沒有時間可以逛啊,這在日本的文化之旅中是高度不允許的,於是在行程之中加進了這個選項。 More …

北海道|Day2 以地獄之名 / In The Name Of Hell

今天的早餐是飯店自助餐喔。我的流水帳裡面很少會提到食物,為了滿足大眾不知為何非得要看食物這種奇怪的需求,我決定今天就從這一行開始寫。 柒很早就醒了,還有著巨大時差的他雖然已經調整了一會,但在夜間仍會過度地體力充沛,白天也還是很體力充沛,在美國生活到底是有什麼黑魔法可以獲得這樣子的能量呢。 不免俗地,我們出門走了幾圈,先是回到了函館車站前找奇妙的裝置藝術拍照,再來是尋找有沒有能儲值 SUICA 的機器,因為我不想老是花現金買東西啊會拿到好多零錢,但函館車站裡的機器都不能加值,人 More …

北海道|Day1 函館的百萬雪景 / The Snow in Hakodate

五點起床,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但現在天是黑的春天也還沒到,我覺得人生快要走到盡頭,我睡了三小時因為昨晚開了檢討會到十點半然後行李整理到兩點(物理性問號)。 左營高鐵人看起來滿多的,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確實地發大財了呢,可想而知我是沒有的,不然我早就去坐商務艙惹,和本次旅行靈魂人物楊葛格碰面了,要不是楊葛格,我還真不知道去桃園搭特定航空的飛機買高鐵票還有折扣(什麼黑魔法)。 然後就整個昏死在列車上。 進了桃園空港,但是完全沒有想要逛機場的動力,只想要一張人生的椅子可以 More …

東京|Day6 一年之後 / A Year After

2018 年並不是個快樂的一年,我不確定你有沒有一樣的感覺,中間有著快樂、有著淚水;有著期待、有著失落,有一點恨,還有一點的擁抱,總之,希望你們過的都好。 沒有寫完的那一天,我帶著沉沉的睡意搭車到了千葉,進行年度的採買,其實也沒什麼什麼真正的行程,只是在旅程的最後一天讓自己前進得慢一點、好好吃頓飯,回到新宿的街頭亂走,收集幫所有人代買的東西。 在酒吧度過了很開心的一晚,但隔天卻是個差點趕出人命的一天。 我是傍晚的班機,原本沒有太大的時間壓力,但猛地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同事託 More …

東京|Day5 叢林迷航 / Trek In The Jungle

這三個月世界不再照原本的方向轉動,東京慢慢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邊。 該來撥亂反正了。 叢林裡的避難所 / Shelter In The Jungle 這一天東京又用著無盡的藍天來硬接這城市的每個人,還有某位在旅館睡到有點重心不穩的宿醉男子我本人,旅館的自然照明非常的充足,讓我這種只要出現陽光就會醒過來的人就是自然的鬧鐘,奇幻而美好,於是我上網搜尋「解酒」。 宿醉的男子不帶相機出門惹,透清早的新宿還是人來人往地讓人覺得自己像個喪屍,每棟大樓的玻璃窗都閃閃發亮,會讓人很想問台灣的玻 More …

東京|Day4 河口湖的富士山 / Fuji Moutain From Kawaguchico

AM 06:30 。 我實在不能理解,到底為什麼非得訂這麼早的鬧鐘逼自己起床,但為了那不能錯過的巴士,我還是勉強自己爬了起來,趕緊洗了個熱水澡讓自己醒一醒,帶著又緊張又期待的心情,從歌舞妓町往新宿車站的方向走。 一個人要去離東京有一段距離的地方,而且完全沒有把功課做好,真的是完全在挑戰自己的極限(這個人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做功課)。因為新宿車站路線實在比想像中的複雜許多沒把時間抓好,奔跑到巴士站的時候離開車只剩下 3 分鐘,整個就很想屎。

東京|Day3 橫濱跑者第二章 / Yokohama Runner Volume 2

小時候,黑鮪魚在還沒整治的臭水溝愛河旁散步,看到河裡居然有一尾蔣介石逆流而上,他心想,介石都參加鐵人三項了,我是不是該成為一盤好吃的生魚片呢。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第一次去橫濱下大雨,第二次再不見得會下,不要灰心,尤其是你已經先看好天氣預報的時候。 這一次我從新宿出發,我完全忘了兩年前怎麼去橫濱的,在模糊的印象中我似乎是從澀谷出發,查了一個很愛寫廢話的網誌,還真的呢,那是我本人寫的,上次似乎是從澀谷出發特別便宜所以選了那個地方的東急電鐵港區未來聯票,但這次完全是懶到直接從新宿搭 More …

東京|Day2後篇 滿足的夜色之時 / Satisfied Night Moments

滿足的東京天際線 / Satisfied Tokyo Skyline 真的是每次都要來耶,如果草帽男在應該會這麼嘟嚷著。 我不管啊。 室外 3 度,體感溫度 0 度。我在六本木丘最高的森大樓屋頂,看著藍天看著太陽、看著太陽沒入雲裡、看著透出的陽光灑在西邊的都市、看著新宿漸漸被陰影遮蓋、看不見富士山、看到整座城市蓋上了金黃色,看到自己的兩隻手凍成了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