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Day6 夢不落帝國 / Neverland

鐵人三項 / Triathlon 有了昨天探路的經驗,我知道要怎麼從東京車站搭車到舞浜了。首先你搭車到東京車站,然後跟著指標亂走一通,直到遠到你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綁架還是落入九又四分之三月台還是異度空間上上下下穿梭的時候,你就是到京葉線月台了,如果車站內可以孵寶可夢蛋你大概可以孵上三顆。 我的夥伴也到了,我們一起搭上車,前往夢不落帝國。 說真的我打從娘胎出生大概從沒有想過要來這個地方,從舞浜站往外看,有著一棟棟宮殿式的建築,買了票搭上接駁電車,我們就這麼被傳送到了門口。 我 More …

東京|Day5 緩慢的摩天輪 / Slow Wheel

莫非法則 / Murphy’s Law 今天是個麻煩的日子,不過我想我可以輕鬆渡過的。 就是啊我原本很早之前就用便宜的價格定到了現在這個旅館的雙人房,本來想說應該要中間再換個地方住,但找啊找的一直都找不到理想的地點,找到最後連這家旅館都不能延長住宿期間,最後訂了同家旅館的單人房續住,還比雙人房貴啊(翻桌),但吹風機居然是 tescom ,有用心到(到底在讚歎什麼)。 所以老子今天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整理行李和搬房間,出門都已經快中午了。 建議大家一定要做好萬全的事先 More …

東京|Day4 向著天空的城市 / City Toward The Sky

新中野的貓 / Cats in Shin-Nakano 很少從新宿在往西前進,除了上次去了三鷹美術館外,實在不會往這個方向前進。 但為了見上頭那兩隻貓咪就做了這件事了(咦) 這是在東京工作定居已久朋友家裡的兩隻貓咪,花色很多的女孩長毛玳瑁貓叫做雜巾,意思是抹布,至於很明顯是藍貓的男孩懶懶貓咪叫做哆啦醬,我想藍貓這兩個字應該有很明顯的原因。而雙貓居然是姊弟,他們原本就住在一起,朋友一開始為了要帶哪一隻回家傷透腦筋,但最後不想拆散兩貓,就讓兩姊弟一起住進家裡啦(灑花)。 上次和朋 More …

東京|Day3 無事之城 / Nothing In The City

早上 / Morning 早上沒有行程,因為睡到十點快十一點才起床,而且一醒來就得開始刷牙洗臉惹。 下午 / Afternoon 瑪莉歐和路易士來寄放行李。 微雨的日子,沒有帶相機出門。 我們一起去新宿一個神秘巷弄裡的二樓吃咖哩飯。 我們去了 BIC CAMERA 和 UNIQLO 聯名店買藥妝。 我們去了無印良品。 我們吃了 31 冰淇淋。 瑪莉歐和路易士回台灣去了。 晚上 / Night 只剩我在房間裡了。 新宿的街頭有點寂寞。

東京|Day2 奔馳的瑪利歐 / Mario The Fast Car

傳說中的品川 / The Legendary Shinagawa 前往品川的路上,已經開始打著呵欠。 到達東京的第一夜後沒有睡好,覺得筋疲力盡卻仍然得在早上十點到達距離新宿好幾站的品川去,但至少,我身旁還有三個和我一樣熊貓眼打著呵欠的朋友。 品川站外又是一幅陌生的風景,之前好像從來沒有踏出這個車站過,只有第一次來東京時,從這裡搭車去藤子·F·不二雄博物館。沒想到車站外頭居然意外地充滿了~辦公大樓,沒錯,這麼一個龐然大車站外頭看起來非常地無聊,東京啊東京,西北東南真的完全和西南 More …

東京|Day1 背叛的城市 / The City Betrayed

高雄國際空港 / Kaohsiu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已經越來越習慣從自己的城市出發,不為什麼,就是讓旅程不要再這麼累了。住北部的的人可能很難想像要到桃園機場搭飛機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不論是搭高鐵還是搭客運,如果班機很早,就得找個地方睡一覺,或是一路搭夜車北上,更不用提正常的班機,到底得提早多少時間出門和多花多少交通費和吃東西才行。 不過老爸老媽一大早沒睡飽還是送我到機場,真的太辛苦了啊下次我自己來就好了啦!據說一回家就睡到中午了! 五點半的高雄國 More …

東京|Day 4 哈囉,再見。哈囉 / The Beginning is the end is the beginning.

慌亂的步伐 / Rush 微醺的酒意還在,窗外一樣還是灰色的,洗了把臉,今天似乎沒有那麼寒冷了。昨晚亂成一團的房間,今天行李都已經乖乖的躺在行李箱中,不知是哪來有穿襪子的家庭小精靈真的幫了忙,還是昨天真的在喝酒的時候就把東西給收完了。 是做夢一場吧。 這幾天真是趟相當短暫的旅程,又要前往遠東方的成田空港,但對於現在的路途有點迷惘。我們拖著各自的行李,一路前往離我們最近的地鐵站,在飄散的綿綿小雨中前進,腳步不如我們來的那天輕快,在地鐵站中扛著、背著、拖著,沒有電梯的地下車站的確 More …

東京|Day3 白色羽毛 / White Feathers

白色羽毛 / White Feathers 窗簾下旋進了一波波的寒意,我將被子越拉越高,捲成一圈,即使是吹著暖氣的室內卻仍然覺得冷,滑開手機,在棉被搭起的小帳篷裡重新看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我注意到桌面的天氣顯示了一個陌生的符號。下了床拉開窗簾,灰沉沉的天空壓著東京,路上的行人撐著傘,電視新聞正報導著東京的交通狀況,毛衣、圍巾和手套都準備好,早餐時間到了。 一個白色的毛球落在袖子上,一瞬間就消失了,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我在人行道上抬頭望著,一點、一點的白色毛球從灰色的天空裡飄 More …

東京|Day2 新宿快門30秒 / Shutter Speed 30 Seconds In Shinjuku

巷弄裡的盪鞦韆 / Swing In The Alley 紅、橙、黃、藍,天空緩緩地變化著,窗簾遮不住的寒冷隨著陽光侵蝕進了房間,像個絕對領域般的讓人止步,停止了變化,窗外只剩下無盡的藍色。 地鐵站像個迷宮般地讓人轉個不停,冷風被急駛的車廂擠壓進月台,即使是室內都讓你打了個哆嗦,你永遠不知道最佳路徑到底是什麼,也不知道到底該從哪裡出站,只知道出站後,就是下町了。 日暮里,我好喜歡這個名字,但卻一直沒有在我的想法裡出現,這一次的旅行,一直覺得很迷惘,到底該去哪裡,到底該看些什麼 More …

東京|Day1 在東京鐵塔的對面 / Another Side Of Tokyo Tower

18個月 / 18 Months 搖搖晃晃的和欣客運坐滿了人,我們一同向北前進,到了新營再換車,接著是一趟緩慢的沉睡之旅。再張開眼,窗外已經是大學熟悉的風景,在人滿為患的中壢等了許久,才又盼到了一台小小的接駁巴士。 到了機場已經是5:20,第一航廈外的天空還是一片黑暗,接待櫃檯完全不用等,還意外地主動問了我們是不是要坐在一起。安全檢查口外的旅客三三兩兩,卻仍然花了不少時間,過了海關後,更是一片淒涼,像末日電影般每家商店外都掛著帆布,沒有人有逛街的興致,因為根本沒有商店可以逛。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