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Day4 河口湖的富士山 / Fuji Moutain From Kawaguchico

AM 06:30 。 我實在不能理解,到底為什麼非得訂這麼早的鬧鐘逼自己起床,但為了那不能錯過的巴士,我還是勉強自己爬了起來,趕緊洗了個熱水澡讓自己醒一醒,帶著又緊張又期待的心情,從歌舞妓町往新宿車站的方向走。 一個人要去離東京有一段距離的地方,而且完全沒有把功課做好,真的是完全在挑戰自己的極限(這個人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做功課)。因為新宿車站路線實在比想像中的複雜許多沒把時間抓好,奔跑到巴士站的時候離開車只剩下 3 分鐘,整個就很想屎。

東京|Day2後篇 滿足的夜色之時 / Satisfied Night Moments

滿足的東京天際線 / Satisfied Tokyo Skyline 真的是每次都要來耶,如果草帽男在應該會這麼嘟嚷著。 我不管啊。 室外 3 度,體感溫度 0 度。我在六本木丘最高的森大樓屋頂,看著藍天看著太陽、看著太陽沒入雲裡、看著透出的陽光灑在西邊的都市、看著新宿漸漸被陰影遮蓋、看不見富士山、看到整座城市蓋上了金黃色,看到自己的兩隻手凍成了紅色。

東京|Day2前篇 滿足的日光之時 / Satisfied Day Moments

這是我第一次在日本的飯店裡吃飯店的早餐。 雖然只是一個透過打電話送上來的三明治和優格餐盒,但我今天已經很滿足了(雖然我還是用熱水泡了麵包玉米杯湯),這家旅館為什麼空間這麼大還可以這麼划算還含早餐地點又這麼好,我想大概跟昨天發現窗簾是壞的有關吧(喂)。

東京|Day1 一個人的拉麵 / My Own Ramen

飛機上的電影叫做星際特工瓦雷諾。 電影裡的世界很美、很繽紛、充滿了飽和的色彩,和令人乏味的主角。希望這一趟旅行的主角,會比那兩位特工來的有趣,對的我是在說我,那一位整理行李到三點的先生。 和往常一樣,我選了窗邊,看著天空從一片死灰到水藍色,把台灣的烏煙瘴氣和說謊的政客暫時都丟在腦後,一個星期後,再回去面對一切。

沖繩|Day5 你確定要聽我買東西嗎 / Nothing Important

在身邊 / By My Side 好像第二次離開台灣後,就越來越常一個人旅行。 大部份的時候,都是在一個人機場等著、一個人在候機室、一個人坐在窗邊、一個人迷路、一個人隨便亂吃路邊的便宜料理,除了在旅行中的一部份會不是自己一個人。但很少像這樣,從頭到尾都是吵吵鬧鬧大吃大喝的一群,更沒有像這樣在不認識的道路上開著車。 如果不是他們,我也不會來到這個只靠大眾運輸可能什麼也看不到的島國。

沖繩|Day4 渡嘉敷島 / Tokashiki Island

還沒睡醒就先罵了髒話。 一日之計在於晨 / Idea Of The First Lies In Early Morning 我們今天要把租的車車還回去惹,感謝辛苦的帥哥駕駛還有辛苦的車車載著我們上山下海還有迷路繞了一百圈找加油站以免我們死在路邊回不了旅館的部分;除了把車車還回去之外,我們還有另一件事,就是也要把旅館還回去惹呢,是不是很興奮呢;除了把車車和旅館還回去外,我們還有另一件事,我們今天要早起搭船去渡嘉敷島,是不是很興奮呢(三倍)。 跟我一起想像,還車、還旅館、早起搭船 More …

沖繩|Day2 深藍色的黑潮 / Kuroshio In Deep Blue

種什麼因得什麼果 / As you brew, so you must drink. 昨天我們在一陣慌亂中敲定了今天的行程,由於我們在凌晨四點鐘上床睡覺,所以起床的時候已經是在吃昨晚便利商店買回來的食物當早午餐惹,看看我們頹廢的人生,而且房間外面有一個可以看海景的按摩浴缸我們卻整晚都在室內吹冷氣喝酒,等等,這好像滿合理的。

沖繩|Day1 萬座毛的日落 / Sunset At Manzamo

我們在機場裡繞著圈。 「我記得在這裡啊,這個轉角下去應該有一個萊爾富吧。」到了機場的另外一頭,我們終於手裡是滿滿溫暖的食物,我拿了兩顆茶葉蛋,囫圇吞了下去,在室溫大概 20 度的桃園機場內,這是最暖心的物體了。 剛剛載我們到機場的計程車,在五楊高架橋上時速開到了將近160KM,他說開快車才不會想睡,之前在前一間公司慢慢開都會愛睏到出小車禍。我笑著,笑的心裡發寒,祝你事業順利啊。 過了安檢、快速通關、迎接日出的陽光,買了一瓶飲料準備上飛機喝,上了才發現,原來虎航也禁止外食啊。飛 More …

關西|Day6 淺灰實境 / Light Grey Reality

晚上十點,道頓堀。 我們的最後一夜。 往羅馬 / To Rome 我們搭著地鐵,又來到這個五光十色的河岸,和白天完全不一樣, 固力果跑跑人一樣還在藍色的跑道上,但那跑道不斷前進,背後的太陽從地平線升起,繞了一個半圓,落在另一端,他還是跑著,旁邊的這位大哥說他會一路跑到羅馬,因為條條大路通羅馬。 這座橋上一樣擠滿了數不盡的兩足行走靈長類動物,大多都和我一樣手持著相機或手機,一邊哇啊啊啊啊的旋轉或是兩手高舉單腳站立等,到底該怎麼做才不會像觀光客呢? 你從骨子裡到衣服到相機到講的話 More …